刘温酒带人去查探了,张子陵则带着人在附近住下了。发生这种事情,张子陵自然觉得大胜关那边不怎么安全。

  所以他带着人在这里驻扎了下来。

  “我以为你会心急难耐的去见你的小情人呢。”波妮阿蒂给张子陵端来一杯茶水说道。

  “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能用八个字回答。”张子陵答非所问的说道。

  “那八个字?”波妮阿蒂虽然知道张子陵十有八九要讥讽自己,但她还是忍不住想问。

  “关你屁事!关我屁事!”张子陵说完指指杯子说道,“再来一杯。”

  波妮阿蒂恨不得上去咬他两口,她突然想起今日张子陵对付武三通用的功法就是乾坤大挪移。

  她突然红着脸问道,“你怎么会乾坤大挪移?那是我明教的镇教之宝。”

  “我在一个十分大十分白的地方学到的。”张子陵轻笑着说道。

  茶碗落地前被张子陵直接用吸劲,弄到了自己的手中。

  “摔坏东西要赔钱的。”

  “你!你!都看到了?”波妮阿蒂死死的瞪着张子陵问道。

  “说实话我真觉得你那个方法太笨了。”张子陵看着准备动手的波妮阿蒂笑道。

  波妮阿蒂对着张子陵就是一掌,却被张子陵轻轻一挑她便失去了平衡,直接倒在张子陵的怀里。

  啪啪啪!

  张子陵三巴掌拍在她的背上。

  张子陵笑着说道,“再不听话,我就往下打了!”

  听到这话以后波妮阿蒂不敢再乱动。

  张子陵轻轻一送她直接就站了起来。

  虽然不敢再闹,但是她美目恨恨的瞪着张子陵。看着他喝完手中的茶碗,波妮阿蒂下意识的接过去了。

  “会长!温酒找他们的尸体了。”刘五在帐篷外说道。

  “我知道了。”张子陵起身波妮阿蒂跟在了他的身后一起走出了帐篷。

  “发现尸体的位置离这里五六里。”刘五偷偷看了张子陵一眼说道。恨天小说网

  “走,去瞧瞧。”张子陵开口说道。

  刘五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确定自己没有打搅会长的好事,他才彻底放心了。

  要是打搅了会长的好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洪凌波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龙蛇岛了。

  等他们到了以后,三十多人的尸体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张子陵的面前。

  “会长,这三十具尸体的双眼都被扣掉了。”刘温酒语气中带着怒意说道。

  张子陵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之后说道,“没有审问的痕迹,那这么杀人应该就是泄愤了。

  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连个全尸都不给留,那个方向就是陆家庄吧。”

  张子陵伸手指指,刘温酒点点头说道,“是的!那正是陆乘风的陆家庄。这次的英雄大会就在那里举办。让阳立地过来一趟。”

  陆家庄中

  郭靖、黄蓉正在接待众人,还有几日就是武林大会了。此时黄蓉已经有孕在身,她也打算趁这个机会将丐帮帮主之位传给鲁有脚。

  不一会郭靖带着黄蓉出门亲自迎接,来人正是朱子柳三人。不过看三人的模样似乎兴致不高。

  满脸笑容的郭芙带着垂肉丧气的大小武跟在后面。

  “三位师兄大驾光临,郭靖真是感激不尽啊。”郭靖抱拳说道。

  这次他召开这个武林大会,就是想着能将武林人士聚集在一起共守襄阳。

  他广撒英雄帖,江湖上确实有不少人响应。但是更多的人都持观望状态,而且到现在张子陵的天下会都没有来。

  “郭大侠相招,我等自然会来。”朱子柳抱拳说道。

  “爹,张大哥也来了。他说武林大会他一定会到,但是刚才有事先走了。”郭芙开心的跳到黄蓉的身边说道。

  郭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黄蓉笑着说道,“你张大哥身负天下会,当然很忙了。看来他们在西域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周围本来围了不少武林汉子,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刚才没有见到张子陵。这会一听到天下会三个字,众人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小了一点。

  “我本来想让他带着我,结果他都不带我玩!”郭芙不开心的对着黄蓉说道。

  黄蓉笑着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

  “那就好。”郭靖听到张子陵回来,心中也松了口气。

  他们带着众人进入酒宴的时候,阳立地正在往嘴里喂土尝。颜菟那一身挖地洞的本事被他都偷偷的学到手了。

  “会长,这里没有地道。”阳立地吐掉土说道。

  “你尝尝就能尝出来?”刘五不可思议的问道。

  “嗯,这土在地下至少三四年没有被翻动过了。”阳立地认真的说道。

  张子陵自然相信阳立地的判断,他对着刘温酒说道,“这附近只有陆家庄一个庄子吗?”

  “还有一个李家庄,他们本来是挨着陆家庄的,但是最近陆家庄召开武林大会,李庄庄主带着家人离开了。”刘温酒对着附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走!我们去李家庄。”张子陵开口说道。

  等他们到了李家庄的时候,整个庄子里确实只剩下一下家仆了。张子陵没有打草惊蛇的意思,只说他们是武林人士的,因为要参加英雄大会,能不能在庄子上住几日。

  老仆直接答应了,进入李家庄以后阳立地眼睛就在四处乱飘。

  张子陵听到他咳嗽了两声,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这李家庄的风水不好啊。”

  老仆虽然不敢得罪张子陵,但是听到这话脸上满是愠色。

  “既然不好,那各位英雄就另寻他处吧。”老仆冷冷的说道。

  “那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吧。”张子陵竟然直接答应,带着人转身离去丝毫没有犹豫。

  出了李家庄以后,张子陵冷笑着说道,“这些家伙真狠啊,这是要将武林大会一锅给端了啊。”m.zaacoo.com

  刘温酒虽然明白这里面有问题,但是他现在还没有看明白。青龙开口说道,“我闻到了火药味!”

  “李家庄地下都是地道。”阳立地开口说道。

  “你们可能没有发现,李家庄的地面比陆家庄高出了五寸。”张子陵最后开口。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