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戴着面具的爱人 > 第97章 福宝的身世
  刘律师接了话,这个时候,他说话的声音明显没有一开始高涨。

  “好,就算我的当事人出轨在先,但福宝确实是我当事人的女儿,所以,她的抚养权理所应当是我的当事人所有。”m.zaacoo.com

  秦正举双手表示反对。

  “法官,针对对方的亲子鉴定书,我方在开庭前提供的证据里,可以明确证实对方的亲子鉴定书属于伪造。

  并且我方有一份儿童医院出具的合法亲子鉴定书呈上。

  亲子鉴定的最后一页显示,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我的当事人海棠与福宝的亲子关系概率值,经计算可达99.99%以上。”

  此言一出,犹如平地一声炸雷,炸得所有人皆找不着北。

  司正北尤其乍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污蔑,绝对的污蔑,福宝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她的?法官,我方有提供证据,证明她没有生育能力,福宝怎么可能是她的孩子。荒唐,太荒唐了。”

  秦正继续:“法官,我方提供的证据里有一份第一医院男科出具的诊断书。诊断书上明确表示,对方当事人属于无精症患者,医生明确表示对方当事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司正北:“怎么可能?当时我们两人一起做的检查,结果明明不能生的是她。”

  海棠很平静。

  “司正北,当我今天看到你那一副嘴脸的时候,再想想我当初的决定,我才觉得荒唐。

  当时为了你男人的尊严,也为了咱们这个小家庭能长久的走下去,我才选择撒了这个善意的谎言,可得来的却是今天这个结果。

  你想一想,老天了不是睁睛瞎,而是冥冥之中早就有安排。”

  旁听席上的王晓燕再一次沉不住气。

  “不可能,她就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福宝怎么可能是她的?

  冤枉啊,大人,冤枉啊,六月飘大雪啊,大人。

  哪个杀千刀地说我儿子不能生的?我儿子一表人才,他正常得很。

  我在医院亲眼见到朵朵将孩子生下来,医生抱给我的,打死也不可能是她的,她的亲子鉴定才是假的。”

  王晓燕充分展示了她的大嗓门,在法官警示她肃静的时候,她情绪持续激动,肃静不下来,很快被请去了小黑屋喝茶。

  司南南没沉住气,步入了她妈的后尘。

  “法官,你不能听那个女人乱说,真的是冤枉啊,朵朵生孩子的时候,我也在,怎么可能变成那个女人的了呢?”

  可能是怕王晓燕一个人喝茶寂寞,需要一个人作陪,然后,司南南也被送去了小黑屋喝茶。

  杀鸡儆猴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法庭上造次。

  其实海棠也不明白福宝怎么就变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秦正这是厚积薄发,大招都憋到了一处使,连她这个当事人也给隐瞒了。

  司正北当然不可能相信。

  “法官,我与海棠相识十年,五年婚姻。就算她能生,可咱们同床共枕,同处一个屋檐下,她有没有生孩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对方的亲子鉴定一定是伪造的,不可取信。”

  秦正:“你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只要法官相信就可以了,再说了我这里有证人。”

  证人,海棠认识,第一医院妇产科的医生,赵敏敏。

  赵敏敏拿出了一纸出生医学证明。

  她说:“2015年11月11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光棍节,单身狗的节日,凌晨一点多,我正在某宝上咬牙清购物车的时候。

  海棠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她要生了。她是头一次生孩子,而且胎位不太正,相当害怕,作为她的老同学,就算天上下刀子也要在场。

  我这购物车也来不及清,下楼直奔医院。

  当天生孩子的产妇挺多的,主任一见我去了,高兴得不得了,说她正忙得脑壳发晕,有个帮手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孩子36周,不足月早产,生下来才三斤多,一生下来就送到了保温箱,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月多才出的院。”

  海棠纳闷:“可你当时不是跟我说,孩子因为不足月,生下来就夭折了吗?”

  敏敏看了一眼秦正:“海棠,别怪我,不是我的意思。”

  秦正:“回头跟你解释,的确是我让敏敏骗你孩子夭折了,其实她还活得好好的,一直在你的身边,她就是福宝。”

  其中的猫腻是什么,法庭上当然不宜追究。

  不过当得知福宝就是自己的亲姑娘的时候,海棠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她和福宝的母女缘分这么浓烈。悲的是,她的福宝,现在到底在哪里?

  司正北一张白脸涨得通红。

  “海棠,你缺我一个解释。福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到底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孩子?”

  秦正抢了话。

  “她没有必要跟你解释。”

  司正北一张脸持续涨红,先由粉色涨成了通红,再由通红涨成了猪肝色。

  “那,那我是不是能理解,是你出轨在先,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我都不知道?”

  “滚,司正北,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龌龊。我是生过孩子没错,但我并没有背叛你。

  福宝是试管婴儿,记得当时我们打算在福利院抱着一个孩子。www.zaacoo.com

  我的目的很简单,为了维系我们的婚姻,与其抱养别人的孩子,我自己能生,为什么不养我自己的孩子?

  就你司家需要维系香火,我们海家就不需要吗?我父母的血脉不能到了我这里就断了。

  为了你那可笑的尊严,也为了我们这个小家,我选择一个人承受。

  当时我肚子里的孩子四个月,眼见着就显怀了,我记得当时你还说我胖了来着。

  为了不引起你的怀疑,当时海正正好打算研发西餐的健康食品,我借口去国外学习,离开家有四个月。

  孩子8个月的时候,我回到了国内,可能是因为旅途的劳累。

  状况一直不太好,还好有敏敏一直照顾着,没想到,孩子出生之后,却被告知夭折了。

  那段时间,我心情一直很低落,直到福宝的出现。

  令我没有想到的,我的孩子其实一直在我的身边健康的成长着。

  现在想来,是秦正,他其实早就知道你背叛我了。

  我只是在不知情下演了这一场戏而已,秦正说过,我太容易相信人,所以蒙在鼓里方能将这场戏演得逼真。

  现在,这个结局,我很满意。

  司正北,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的潘朵朵,在你头上种了一大片草原,而你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她肚子快生的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