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天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香小农女 > 第两百四十四章 京城
  李明月掀开车帘看着渐渐行近的京城城墙,看着定王妃问道“外祖母,我们等下能不能下车走走,我们还没来过这么繁华的地方,”

  定王妃摸了摸她的头发,又看到就连自己的女儿都眼含期待的看着自己,她的心里就是一酸,他的柔儿以前也是在京城长大,可是自从失踪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对京城向阳也是难免的。

  微微点头含笑说道“我让人问问你外祖父,看他同不同意我们下车,毕竟我们刚回来还没有安顿好。”

  苏氏和几个女儿都连连点头“母妃,你赶紧去问问。”

  定王妃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儿,他都是十几个孩子的娘了,还是这样的单纯,对外面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这才放下帘子,等着王爷的回答。

  李明娴、李明雅眨着大眼睛,看了看定王妃,又看了看自己的娘亲,李明娴嘟着小嘴问道“外祖母,为什么他们都喊你王妃,娘亲也喊你母妃,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喊你王妃外祖母。”

  “是呀!是呀!外祖母,我都要怎么叫你,还有外祖父,别人都叫他定王爷,娘亲叫他父王,那我们怎么称呼。”本来在一边玩九连环的李云霄也仰着小脑袋问道。

  定王妃被他们萌萌的模样给逗笑了,挨个摸着他们的小脑袋,和蔼的说道“你们就连我外祖母,还叫外祖父为外祖父。”m.zaacoo.com

  “哦,这样呀!那外祖母,外祖父在京城是不是特别厉害,是不是以后就没有人再欺负我们了。”八岁的李明霞忽然问了一声。

  定王妃摸了摸她的头发诧异的问道“霞儿为什么这么说,可是有人欺负你,”

  李明霞摇了摇头,还没开口就听到一边的李明珠的声音“外祖母,我们还记得以前爹爹失踪后很多人都明里暗里欺负我们,他们打过我们,打过娘亲,我还记得他们偷偷的欺负哥哥姐姐,要不是二姐在背地里狠狠地教训了那些人,我们还不知道要挨多少打,”

  李明华和苏氏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都紧张的问道“三妹、四妹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听你们说过。”

  李明霞眨了眨眼睛,眼圈已经有些红了“那时候爹爹失踪了,娘亲要休养身体,大姐要照顾娘亲和绣花赚家用,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二姐还要上山采药,就没有人管我们了,

  我们出门玩耍都会被村里的孩子欺负,有次被二姐见了,就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然后威胁他们要是再欺负我们,就还狠狠揍他们,之后又拿了一些点心分给他们,他们才跟我们两个玩。

  娘,这件事二姐不让说,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有说,”

  苏氏把眼神望向二女儿,眼神里都是心疼“明月,都是娘没用,让你背负了那么多的事,娘知道,自从你爹失踪后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你的肩上,你不想让兄弟们被这些杂事拖累,也知道你大姐性子柔弱,弟弟妹妹又小,所以你才主动把担子挑了起来,明月,娘的明月,”

  李明华也眼眶微红的说道“二妹,苦了你了,要不是你当初站起来,我们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

  李明月连忙掏出帕子帮娘亲擦了擦眼泪“娘,大姐,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呀!还有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扛起家里的担子,是我们一家团结才有现在的好日子,

  好了娘,马上就要进城了,你们要是眼睛红肿就不能下去逛街了。”

  苏氏和李明华噗嗤一声被她逗笑了,相互看了眼有抿着嘴笑了起来。

  定王妃虽然跟着他们生活了三年,可是都没有听说过这些,原来他们还遇到过这样的事,强自压下心里的酸涩,微笑着听着他们说话。

  就在这时马车被人轻轻扣响“王妃,王爷说等下进城后,你们再下车,到时候就把车队先赶去郡主府,留下两辆马车给你们乘坐。”

  定王妃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在这时那名护卫又继续说道“王妃,王爷还吩咐过,今天是东远候成亲的日子,京城里此时很热闹,让王妃一定要注意安全。”

  “哦,东远候要成亲,可是上官家寻回的小儿子,”定王妃诧异的问了一句。

  “回王妃,正是上官家寻回的三儿子,此时已经是东远候,几个月前皇上下旨把张丞相的女儿赐给东远候为妻,今天正是成亲的日子。”那名护卫在车外轻声回道。

  定王妃见马车里九双眼睛都好奇的看着自己,就微笑着跟他们解释起这个东远候来。

  车队在城门口只是停了一下,带队的刘统领出示一牌子,车队就缓缓的进城没有遇到阻拦,这让城门口排队的百姓羡慕不已。恨天小说网

  车队进城后一路来到繁华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定王带着四个外孙一起走了过来,接了定王妃他们一起下了马车,一行十几人外加丫头护卫几十号人,在京城的街道上转悠起来,而身后的车队也只留下两辆,缓缓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定王妃、苏氏每人牵着一个小家伙,走在最前面,李明华和李明月带着李明霞两个走在中间,定王带着四兄弟走在后面,而李云浩兄弟手里还牵着李云霄两个小家伙。

  “外祖母,外祖母京城好热闹呀!”李明雅拉着定王妃的手兴奋的说道。

  “外祖母那边是什么味道,好香呀!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李明娴也拉着苏氏的手说道。

  苏氏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忽然落下泪来,她有多久没有回来了,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了,这是京城,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娘,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娴儿不乖让你丢人了。”李明娴本来很兴奋,抬头想要跟娘亲说话,就看见娘亲泪流满面模样,顿时就吓得也跟着哭了起来。

  “柔儿你怎么了,怎么快告诉娘这是怎么回事,”定王妃回头看了过来,果然就见自己的女儿满脸的泪水。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