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开口的那满脸络腮胡的男人。

  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故意声势浩大地朝一旁的胖子袭来,方啸甩开缠着自己的众人,直接运起云雨双龙游,眨眼之间便到了胖子的身前,动手拦下来人。

  双拳相触间,方啸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对方看似雷霆万钧之力,可对上之后,却轻松被他拦下。

  他当即就知道,对方的目标从来就不是胖子!

  果然!

  络腮胡下一招已经到了眼前!

  另一拳从身侧一击而上。

  拳头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

  这力道跟刚刚那一拳根本没法比。

  拳头近在眼前,方啸此刻根本来不及闪躲。

  他反应也不慢,当即就运起蟠龙凝神瞳,眼中精光大放,定睛望去,络腮胡浑身真气运行的轨迹展现在眼前。

  络腮胡身上的真气运行全都凝结在拳头处,他是练腿脚功夫的,上三路的拳脚功夫,经脉比下身要粗狂不少。

  弱点便是腿脚不稳!

  方啸以手化掌,对上络腮胡的拳头。

  他不退反进,腿脚狠厉似鞭,招招攻向对方的下三路。

  络腮胡果然步伐不稳,连连后退。

  一击不成,对方也没有纠缠,反倒是退回到众人之中。

  方啸看似没有让对方讨到好处,实则自己也落了些许下风。

  事情发展的太快,他运气时间稍短,对方又是准备充分,他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他气息微乱,体内真气乱行,手掌微微颤抖,暗自握拳藏匿于身后。

  刚刚这一招,让其他人诧异于眼前这年纪轻轻的男子实力强悍,同时也知道另外一人便是这人的弱点软肋。

  人一旦有了软肋,便会受制于人!

  方啸也是如此。

  他无法全力攻击,还要分神顾虑胖子这边,所以也讨不到丝毫好处。

  余光瞥见那络腮胡又是朝胖子攻去,他暗自咬牙,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索性不管其他人,自己则奋力朝络腮胡攻去。

  一根棍子从身后袭来。

  破风声传来。

  砰!

  棍子重重击在方啸身后。

  噗!

  方啸顿时一口鲜血喷出,但他力道不减,反倒是借势更快朝络腮胡而去。

  一脚踹在对方的大腿处。

  咔嚓!

  骨裂的声音传来。

  “啊!”络腮胡顿时倒地不起,抱起腿脚惨叫不已。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方啸立在他的身侧,毫不客气地又是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

  用力之猛,对方胸前明显凹陷。

  这一下,络腮胡顿时有出气没进气。

  方啸受伤,体内真气加快运行,眼神凶狠地看着眼前其他人,狠厉地折断了络腮胡的腿脚,抬起手背轻轻擦拭嘴角的鲜血,开口道:“胖子,守着这个人,只要有人敢朝你近一步,就掐断他的脖子!”

  “要么,就堂堂正正地打,要么,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随后他抬腿朝众人逼近。

  气势如虹,势不可挡!

  众人竟被他身上的气势吓得后退一步。

  “你……你到底是谁?”柳老终是忍不住问道。

  他怎么不知道华夏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赵家,方啸!”方啸自报家门。

  柳老握紧了手中的长棍,“赵家?哪个赵家!”

  “帝都赵家!”

  方啸说完,便直接冲了上去。

  其他人跟着迎面而上,唯有柳老停留在远处。

  帝都赵家!

  他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显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帝都赵家,又是姓方……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柳老细看之下,却能看出旧人的眉眼。

  他身形一晃。

  难怪!

  如果是他们的儿子,理所应当这么强!

  方啸也不再隐藏实力,蟠龙凝神瞳看穿对方的真气运行,云雨双龙游又配合内劲,攻向对方弱点。

  出手狠绝,招招直逼对方的死穴。

  此刻的方啸,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不防守,只一味的进攻。

  打得他们溃散。

  受伤,变相地激发了方啸的实力。

  “退!撤退!”柳老在此刻发话。

  他深知,继续下去也改变不了局面。

  而且看情况,仪式已经被破坏了!

  原本还在苦苦坚持的人,顿时停手后退,跟柳老一块,转身离开。

  一地尸体。

  残存的都是灭劲宗师境界的人,方啸就算实力在他们之上,可这些人若是单纯想逃,方啸也没办法全都留下来。

  更何况还有个胖子在这里。

  方啸气喘吁吁,好几次,有人不顾一切朝胖子攻来,多亏他拼死拦了下来。www.zaacoo.com

  为此也受了不小的伤。

  体内真气疯狂运转,他转头看向胖子,只见那络腮胡因为重伤不愈,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手脚呈现诡异的扭曲幅度。

  胖子守在胡文静的身边,都不知道身边的人何时死的。

  见他没事,方啸微微松了一口气。

  再看向主教的方向,却发现人不见了!

  “人呢?”方啸问道。

  胖子傻愣愣地看去,见人没了,爆了一句粗口,“不知道啊!诶我艹!洋鬼子人呢?”

  “肯定是趁乱跑了!”

  “洋鬼子果然狡猾!”

  胖子嘴里巴巴得。

  方啸也不管那么多,走到络腮胡尸体的旁边,使用烛龙天目!

  这会儿倒是成了!

  方啸神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些人竟是帝都关家的人!

  果然!

  同济会跟帝都四大家族也有关系!

  方啸顿时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该死!

  到底还是让人给跑了!

  若是主教没跑,他就能趁机问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而同济会的献祭仪式以及那六个地狱之门,到底想要召唤出什么东西?

  若真的如那主教所言,只是要召唤撒旦,帝都四大家族的人怎么会参与其中?m.zaacoo.com

  这件事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不过如今可以确定的是,这件事跟帝都关家肯定脱不了干系!

  看来有机会,他还是要去帝都一趟。

  胖子见方啸一副沉思的样子,也没出声打扰,看着一地的尸体,默默地往后退了退。

  再看身边的表妹,过了这么久,还是昏迷不醒。

  他心中愈发焦急起来。

  “人不会是有什么事吧?怎么还不清醒?”胖子忍不住问道。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